氤氲西湖:千年不变的风花雪月

888真人官方网站

2018-11-07

  诗画调就的底色  湖因人存,湖因人名,西湖就这样一笔笔地描绘着,三岛两堤的基本格局渐渐成就,杭州果然有了一副绝佳的“眉目”。   这副眉目上最著名的就是“西湖十景”了。   说起西湖十景,杭州人即使是陋巷中的引车卖浆者也能琅琅上口,如数家珍,说那些风雅的“夕照”“晚钟”“残雪”“风荷”,就如同在说坊巷口的馄饨摊、墙门里的阿大奶奶一般顺口。 正如日本学者宫崎法子所说:“十景的产生和闻名都依赖于杭州本地百姓,是一种极富庶民性的东西,它的背景是当时杭州文化的广泛普及,以及庶民文化的高度发达。 ”  几百年前的南宋是个多灾多难的时代,隔江的刀光剑影令这个千里南避的王朝摇摇晃晃,然而,当时的艺术却极为兴盛。

北宋有宫廷画院,宋室迁都杭州后,又重建宫廷画院,盛况不减北宋,南宋名画家大都出于画院。 南宋皇帝也很有雅兴,常常亲自命题或点评,这所存在了100多年的宫廷画院,领导着当时的艺术风尚,在绘画史上留下重要的一页。   跟着朝廷南来的大批文人聚集到了西湖,淡妆浓抹的西子湖令文人们情不自禁。

且不管政局如何,江山是依旧的,文人也是依旧的,面对西湖的可人,画家们便要作画,诗人们便要写诗,这是压不住的雅兴。

  将风景佳处点缀上精致的名号,这原本是文人墨客的风雅韵事。 宋人吴自牧在《梦粱录》里这样写道:“近者画家称湖山四时景色最奇者有十,曰苏堤春晓、曲院荷风、平湖秋月、断桥残雪、柳浪闻莺、花港观鱼、雷峰落照、两峰插云、南屏晚钟、三潭印月。

”中国人喜欢“十”这个数字,又常常拿来定名胜之处的景名,谓之“十景”。

于是南宋宫廷画院有了题名为“西湖十景”的西湖山水画,将西湖的点睛之处重笔勾勒,而吟诗赋词的更是从此开了先河,历代不绝。

这著名的十景便是如此诞生的,便是如此地流传于世的,便是如此地将一湾山水附上了文人的气质,从此再也抹不掉了。